你总说要来看我。。。

后·春节

过年了

秦祥林

第一次十六岁,看大话西游,笑的不能自已。第二次十八岁,看紫霞流下那滴泪,原来爱一个人那么痛,痛的我久久不能释怀。第三次二十二岁,至尊宝拉着紫霞的手,原来在现实面前无能为力是那么撕心裂肺,流着泪笑自己。第四次二十六岁,他好像一条狗…隐隐作痛的心,深呼一口气,苦笑着自嘲,爱情里没有对错,过去的人只不过好像条狗。第五次看28岁,结尾一行人远去,哪怕她生命中的盖世英雄,因为责任也无能为力,不得不放弃不愿放弃的…你在看大话西游的时候,如果笑得腹背抽筋,龇牙咧嘴,那么你很有幽默感。如果你看完了大话西游,你还笑得满地打滚,那么你其实什么都没看懂。如果你看完了大话,你忽然发现脸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有泪水,你总算...

终于敢放胆

嘻皮笑脸面对

人生的难

看老天能把我何

唯愿在剩余光线面前

留下两眼为见你一面

仍然能相拥才不怕骤变 

但怕思念


躺在高高的谷堆上面笑着,

看你穿过金黄的麦田,

我们一起去给稻草人唱歌,

等山风吹来。


念念念

许多年过去了,已经很少再提笔记录些什么,对年少时生活的向往与追求降到深渊。

现在的生活有许多如当年臆想的样子一般,只是少了味觉。红酒、暗房、漫乐、可以随意耷拉着腿,看似惬意,实则索然无味!

欲望不断膨胀,在追寻更多的念想,然而人世间太多的物事可遇不可求,就像爱情发生时候的感觉,难以再现。

生活趋于平静却并不平静,像疯子一样在过往与后来之间踌躇。人来人往,你去我留,同一番风景,不能复制的味。

念念念,说不尽,道不明,谁戳破了我心窗上的白纸,又在纸上写下了名字。

同我买醉彻夜的人,

与我笑迎山风的人,

共我明眸相拥的人,

不见了。。。


冥想

“老大总说我是个骗子。。。。”

忽然再听到这首歌

生出许多感慨

久久不能平复

轻轻地跳跃是短暂的飞翔